一座城市的文脉流向和传承因果
时间:2018年06月08日

——《吉林市文学作品精选》总序


□邱苏滨

吉林市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历代文学家及其创作的精品理所当然是一块不可或缺的文化基石。因而,检索历史档案,撷取文化精华,汇集文学佳作,编纂成册,供当代人品鉴,传诸后世存证,当是一件多么迫切而又荣幸的事业。我们有幸承担了这一项工作,在经历了种种的繁琐和棘手之后,《吉林市文学作品精选》(丛书)终于出版了。

丛书共五卷,分历史卷、诗歌卷、散文卷、短篇小说卷和中篇小说卷,萃取了吉林市有史以来,吉林市籍或在吉林市旅居工作过的历代作家诗人们的代表作品。这也是吉林市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这样长的时间断代、这样广的内容涵盖、这样多的体裁选择结集出版的文选作品,较为完备地展示了吉林地域文学创作的高度和广度。毫无疑问,这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化工程。

毋庸置疑,一座城市的文脉,是有其流向和传承的。历史上的吉林市,因为地处极北,曾被视为苦寒之地,除了土著和流放之人,鲜有人烟;因为是大清王朝的肇始之所,又被誉为龙兴之地,倡尚武之俗,禁文娱之风,故而素来以文风不盛被世人龃龉。然而,无论是苦寒之谓或是龙兴之誉,即便有绝域之苦、封禁之策,但吉林大地的文脉从来就没有沉寂或阻断过,仍然以葳蕤之势和蓬勃之态,傲然独立于黑土地,并以其开放兼蓄之姿态,融入大中华文化之长川巨流。我们有与《诗经》相类似的《黄鸟》,那是这块土地上的先人吟唱爱情和自然的天籁之声。有洪皓的《松漠纪闻》、杨宾的《柳边纪略》等历经时代风雨行走关东大地的亲见亲闻,那是历史最鲜活的记录;有康、乾大帝东巡吉林时“我来问俗非观兵”的豪放大歌,亦有方式济、吴兆骞、纳兰性德歌咏松江烟雨乌拉民风的婉约小调。“吉林三杰”的诗词唱和,无疑是关东诗魂在中华文化舞台上的精彩乐章;沈承瑞、富森、孙介眉等诗作中的乡情乡景,则呈给世人一个载着世俗风情的别样吉林……久远的文化积淀,如关东的黑土地一样丰厚肥沃,徜徉其间,我们能清晰地感受着作为中国四大孔庙之一的吉林文庙那阵阵儒风,聆听白山书院的朗朗书声;仿佛置身于北山泛雪堂诗人们围炉赏雪的雅集,与七子诗社、松江修暇诗社的先辈们一起吟风弄月……

这一份厚重的文化财富,传承至今,虽历经自然洗礼朝代更迭,仍保持了它永恒不朽的灵魂,并成为当今时代作家诗人们的精神营养,进而催生了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文学时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特别是进入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以后,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浪潮,吉林市文学创作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跻身于中国文坛,并赢得了一席之地。王宗汉的《高洁的青松》作为“伤痕文学”的开山代表力作之一,获全国短篇小说大奖,随后他更是以独具特色的关东题材系列作品备受全国文坛瞩目,并作为关东作家的代表进入大学教材;杨咏鸣的《甜的铁腥的铁》作为文学创作回归人性和生活的经典之一,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大奖;王家男的短篇小说《乡恋》则以对大自然、故土和乡情的眷恋这种前瞻性很强的主题,捧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刘家魁的长诗《一个英雄与三个败类》在触及灵魂震撼人心的同时,也震动中国诗坛,被收入《东北文学五十年》并设专节介绍;以秋原为代表的散文诗创作,在全国掀起了一股散文诗创作热潮,而备受诗坛推崇的关东散文诗方阵,主力阵容均为吉林市藉的诗人;马昭的历史长篇小说《醉卧长安》《世纪之门》,以其历史的厚度和文学表现的力度,成为吉林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标志;郝炜,在短篇小说创作领域赢得了“短篇王”之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吉林市本土作家和诗人们在新时期文学发展的每一阶段都不曾缺位,并自信而豪放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一代又一代吉林市或吉林市籍的作家诗人积累的文学财富,终于成就了吉林市作为吉林省“文学重镇”的地位。如今,吉林市的文学创作更是进入了有目共睹的繁荣期,相当一批有实力有潜力的作家诗人,顺势擎起了这一面大旗,并以其创作的成果和影响,丰富和提升着吉林市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和高度。无论是小说、诗歌、散文,还是文学评论,我们都有重量级的代表性人物,越来越受到全国文坛关注;无论是省级大奖,还是全国性奖项,都有吉林市籍作家或者本土作家荣登榜单。细细检索起来,那真是一份非常可观的名单和篇目,无法一一尽数。吉林地区的作家诗人以从来没有过的壮观阵容,集体昭示着吉林市的文学实力。这是一个城市的荣耀,是一个城市源远流长的文脉传承和文化力量的因果。

这是一份足以令我们自豪的文化财富。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节点,我们无愧于前辈,亦能坦然面对未来,只是,多了一份责任和义务,这便有了这套《吉林市文学作品精选》(丛书)。因为需要检索的年代久远,很多资料已无法查找,又因资金和人力所限,我们未能集大成为皇皇巨著,却也尽力汇精品力作于一册,当今和后世读者虽无法通过这套丛书了解吉林市文学成就和发展的全貌,却也能管窥一斑,或品鉴,或研究,或收藏……这也就是我们竭尽所能编纂这套丛书的初衷。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可喜可贺,幸甚,快哉!

 

选自《吉林日报》2018510日《东北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