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我们屯里人》
时间:2018年07月26日

 马金萍

歌曲《我们屯里人》(现在香港和网上的流行叫法,为《屯儿》)最初是由我策划并参与创作的东北电视风情片《拉拉屯风情》里的一首歌,想不到今天,这首歌竟然红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忆当年,《拉拉屯风情》发行的是光碟,影响有限。后来,本山传媒拍摄农村题材的电视连续剧《乡村爱情》时,出品方从发售的光盘上听到了这首歌,就辗转找到曲作者杨柏森,说想用这首歌作为《乡村爱情》的片头曲。于是,柏森就专门去沈阳重新进棚录制。这次,歌曲的演唱者为家喻户晓的赵本山。就这样,这首歌就成了电视剧《乡村爱情》的主题歌,首次出现在媒体上。《乡村爱情》在央视一套播出后,影响非常大。于此同时,在当年中央电视台的《正月十五》晚会上,赵本山又演唱了这首歌,一夜之间,便传唱大江南北。2008年,我应广西电影制片厂之约,去广西体验生活,修改剧本《代乡长主政》,凡是我去的地方,一说起我是《我们屯里人》的词作者,许多人都高看我一眼,而且,一些人即席便能演唱,由此可见这首歌的影响力了。

2014年夏天,当时我正在杭州。一天,忽然接到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一个电话,说有部电影打算使用《我们屯里人》这首歌。我跟柏森联系之后,就把一个简单的委托书发给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代理人。后来才知道,这个电影的名字叫《夏洛特烦恼》。

那时也没怎么当回事儿,更没想到一个《夏洛特烦恼》竟然卖了十几个亿的票房,而且,随着电影的热卖,《我们屯里人》这首歌又火了起来,大街小巷,网上网下,到处都是带着广东口音的“我的老嘎”。随之而起的是手机铃声的下载,更是火爆得不得了。

《夏洛特烦恼》电影正式公映之后,出品方北京“麻花公司”委托电影《夏洛特烦恼》的编剧之一、家住长春的闫菲的父亲闫剑秋先生又找到我跟作曲家杨柏森,商量说,演唱这首歌的歌手,想做一支单曲,还是谈版权问题。因为之前的合作很不错,加之闫剑秋也是个非常爽快的人,我们很谈得来,就这样,这首歌的演唱者罗凯楠又录制了单曲。

也就是在那一年的年尾,有一天下午,忽然一个操着浓重香港普通话的女子给我打电话。原来,她是代表刘德华跟我谈《屯儿》的版权费问题。我很艰难地听懂了她要表达的意思:刘德华曾有一首歌叫《恭喜发财》,准备在电影《澳门风云》里使用。在《恭喜发财》这首歌里,他打算把《屯儿》这首歌镶嵌进去,使用的时间不超过30秒。当时我也没有很明确地答复她,因为我还要跟作曲者柏森商量。经过商量,我们一致觉得,刘德华如果演唱,更能加速这首歌的流传,因此,我跟柏森商量完之后,就答应了他们。

于是,这首歌经过刘德华、李宇春和电影《澳门风云》的传播,传唱的人越来越多。到后来,黄晓明、黄渤乃至台湾歌手费玉清等人,在宣传电影和做不同类型的娱乐节目时,都会哼唱几句,一时间,到处都是带着粤语腔调的东北歌曲“偶的老嘎”,这竟然成了那一年的文化风景线。

《我们屯里人》重新火了之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首带有浓郁东北风情的歌曲,一旦用粤语演唱之后,就变得时髦起来了呢?难道真是南风北渐,人们对于南方的文化趋之若鹜了吗?

前几天,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一个女士,又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一个电影准备使用我跟杨柏森三十年前创作的歌曲《大姑娘美,大姑娘浪》,让我们给他们一张委托书,他们好去跟片方谈版权费的问题。撂下电话后,我一直比较疑惑,为什么三十年前创作的,并一直不被主流文化所接受的东西,竟然久唱不衰,而且还大有越来越火之势,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或许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吧。

选自《吉林日报》2018719日 作者:马金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