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中秋 分外明
时间:2018年09月20日

□施立学



中秋,碧空皓月一轮。

最是美丽神奇的月亮,跃出东海,高悬九天,负载着悠久的神话、瑰丽的传说,启迪着中国古老的文化。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从古至今,多少人金樽对月,分享良宵盛景。看平湖秋月,“烟笼秋水月笼纱”,恍若置身仙境;三潭映月,楼台花树,天光云影,恍惚迷离,如入蓬莱;芦沟晓月,“半钩留照三秋淡,一练分波平镜明”;二十四桥明月夜,玉带飘逸,霓虹卧波。洞庭秋月,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崂山太清水月,海天之间,水生光,月吐辉,竹影摇曳,宫廊飘缈;匡庐观月,明月如镜,高悬头顶,“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风来亭赏月,“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风爽于别日,月明于往昔,偶有夜鱼得水,忽现碎银一池;洱海之月,雪月风花,辉映苍山瑞雪,波光粼粼,玉洱银苍;黄山之月,尽染多彩层林,清纯迎客古松,越发朦胧皎洁;峨眉云雾抱月,雄浑秀丽,气象万千;桂林月夜漓江,“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还流”。望江楼印月井,印月井中印月景,月井万年,月景万年;岳阳楼上望秋月,“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淮南子·览冥训》中,讲嫦娥奔月故事。嫦娥误食神药飞升,后羿追赶不能,只好放上供桌,面对一轮皓月,遥祭远去的妻子,渴望她重返人间,于是八月节成了因春祈而又秋报的团圆节。

月到中秋分外明。“中秋节”一词最早见于《周礼》:“中秋夜,迎寒亦如云”。《长安玩月诗序》诠释中秋由来:“秋之于时,后夏先冬。八月于秋,季始孟终。十五于夜,又月之中。稽于天道,则寒暑均,取于月数,则蟾魂圆,故曰中秋。”三秋之半,蟾魂又圆,玉镜光满,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礼记》:“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朝日以朝,夕月以夕。”

八月十五中秋日,天上人间共团圆。天上捧出一轮明月,人间庭院设案祭月。此时,大团圆是最重要的民俗。《帝京景物略》称:“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圆。”仲秋圆月际,粮满圆仓,谷盈圆囤,万颗圆圆,堆砌丰稔之际,谁人不盼圆融、圆满。滴溜滚圆的西瓜,切成瓣瓣相连的莲花状,放于银盘中,供祭月神,称之为团圆瓜。周汝成著《熙朝乐事》中说,中秋日“民间以月饼相赠,取团圆之意”。月饼源起于唐,唐高祖李渊时,匈奴犯边,大将李靖出征凯旋,土蕃商人献上胡饼,李渊改胡饼为圆饼,望长安明月感叹:“应将圆饼邀蟾蜍”。

月饼不同于一般的糕点,本身是一幅吉祥图画,讲究在月饼模子上铸字印花,字是福、禄、寿、喜,画是团圆喜庆。中国人的观念中,爱完整,怕残缺,喜和谐。喜团圆,伤别离,看天是圆的,还有圆圆的日月星,地上有圆圆的供桌,桌上是圆圆的苹果、葡萄、桂圆、石榴、晚桃和青柿子。“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荷塘……一曲曲中华团圆文化乐章,绵绵不绝。

拜月,那是一个民族灵魂深处跳动的音符。前有屈原《天问》,问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后有诗仙太白,邀明月共酌,欲飘飘凌空;岑参、高适、王之涣,唱边塞大风,秦时明月与汉唐边关共咏;张若虚一曲《春江花月夜》,叹月圆人缺,空负海上明月共潮生;狂放当论苏子瞻,问月今夕何年,净洗冰轮处,你霓裳羽衣,起舞翩翩。可曾见婆娑桂影里,吴刚伐树,坎坎之斧声,随桂子落下三更。可问桂枝下那个吱吱纺线的老妪,何月何年,那根线彩虹般与大地连通。还有月姑嫦娥,自从“嫦娥一号”踏入月宫,从此雕栏玉砌不再露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带一路上,人月两团圆。“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华夏儿女无论走在哪里,天上一轮月,满心故乡情。同祭中秋月,共圆中国梦。

选自《吉林日报》2018年9月20日 作者:施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