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琴鸣海陆 天下尽和声
时间:2018年06月05日

 施立学

那是天地间,一架无与伦比的琴,远胜伏羲氏“削桐为琴,面圆法天,底方象地,龙池八寸通八风,凤池四寸合四气。琴长三尺六寸,象三百六十日。”这架琴,岳山、承露、雁足、焦尾,横空陆海,宏亮圆润,肹蠁天下 一弦系洛阳、长安,甘肃河西走廊、新疆塔里木盆地南北端和天山南麓,越帕米尔高原,经直达罗马;一弦婉转江海,扬州、泉州、马六甲、印度,波斯湾、红海、地中海,乃至东非海岸琴有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音声袅袅,一拨一弹万里情,古往今来尽和声。

 古琴集合中国文化之大美。有琴伏羲式,琴名“九霄环佩”,张骞拨商音,一曲《风雷引粗犷豪迈,苍凉悲壮,热耳酸心,“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将天地相交、流沙覆盖,无梁无路的西域凿空,开辟一条东起长安,西行陇坂,连接中亚细亚,亚、欧文明交流,互通互鉴的陆路大通道 188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巨著《中国》,盛赞为“丝绸之路”。沿着这条通道,班超、甘英、鸠摩罗什、马可·波罗、利玛窦等无数文明使者,选择饥饿与干渴,穿梭织锦于东西方,交换商品,交流文化,传递友谊。戈壁滩上一行行蹄窝,沙暴中一串串驼铃,就是一行行琴键,装满了音符,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弹奏着充满东方勇敢与非凡智慧的琴音。

有琴凤势式,琴称“鹤鸣九皋”,公元609年,隋炀帝弹宫音,厚重典雅,气势宏美,色彩瑰丽,居中央畅四方。一曲《阳春》,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一曲《白雪》,凛然清洁,雪竹琳琅。《阳春白雪》引来17万人“万国博览会”,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交往历史的一个生动注脚。西诸胡多至张掖交市”,是时人头攒动,乘骑填咽,周亘数十里,设及二十七国使臣,奏九部国乐,演出“鱼龙漫延”舞蹈,在“观风行殿”盛陈文物布展,又效仿周穆王、秦始皇、汉武帝参禅天下名山,在焉支山登峰顶参天禅地。

有仲尼式琴,称“海月清辉”。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玄奘闻角音,演奏《梅花三弄》,高妙绝伦,西行过瓜州(今甘肃安西)、葫芦河、伊吾(今新疆哈密)、高昌国、焉曹、龟兹、姑墨(今阿克苏)、羚山(今汗腾格里峰)、热海(今伊塞克湖)、碎叶城(今托克马克)、进入吐火罗国(今阿富汗)、到达印度王舍城那烂陀寺(今印度比哈尔邦巴腊贡)、受邀曲女城(今印度联合邦坎诺吉)讲经18天,经巴基斯坦、阿富汗、折而东向,穿过瓦罕走廊、登上帕米尔高原、羯盘陀国(今新疆塔什库尔干)、疏勒、于阗、玉门,回到首都长安,译经传教,以治国辅佐之才,在弘福寺著《大唐西域记》,翔实记述17年亲历亲为与西域、中亚、印度130多王国地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记述张骞之所未到,班、马之所不载,为旷世之作。角音如鸟鸣,五行属木,阳气蠢动,万物触地而生。角音缠绵悠远,细腻委婉,和而不戾,润而不枯。让气象万千的大唐长安,成为当时世界佛教中心;有落霞式琴,称“万壑秋风”,鉴真东渡,徵音焦烈,高亢、激越、悲忍,一份情绪莫过思乡,多慷慨悲歌之声。生于武则天垂拱四年(公元688年),见到佛像就有莫名感动的扬州人鉴真,东渡传法,历万苦千辛,对日本的佛教影响甚巨:开创律宗介绍天台宗奠定勃兴了密宗。“巍巍鲁殿,灿灿奈良。庄严庙像,俨然盛唐,主持修建了极具盛唐优雅与宏大气势的唐招提寺。

从《山海经》到《海国图志》,从孔夫子“乘桴浮于海”到郑和七次下西洋,中华文明不仅仅是陆地文明,也包蕴着国人面朝大海的开拓和梦想。乘风破浪的天性与后天机遇的垂青,早已使海洋文明中的开放与包容,沉淀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藏。北宋皇祐年间,由泉州知州蔡襄主持修造的洛阳桥,原名万安桥,为中国现存最早的跨海石桥,桥长834米,宽7米。是中国乃至世界造桥技术创举,充分显示了中国古代拓海通洋的伟大襟抱与非凡智慧。泉州湾入海处,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个航标,六胜塔在眺望,一次次云帆济海,一回回长篙拄天。《明会典》记录了130个朝贡国,其中海上东南夷有包括安南苏禄锡兰,朝鲜,日本,琉球,爪哇等62

有蕉叶式琴,称“月明苍海五行属水,超然之羽音,为流水之声,郑和七下西洋,弹奏《潇湘水云》,圆清急畅,条达顺意。从1405年开始的28年间,郑和曾率60多条军舰、300条商船,约27800多人的庞大船队迎着艰险,驶向烟波浩渺,遍访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路弹奏吼浪鲸波。

意大利画家乔凡尼·贝里尼的画作《诸神的盛宴》,表现了古罗马诸神参加奥匹亚盛宴的情景,诸神使用的器皿全部是中国青花瓷。“浮梁瓷器白无瑕,巧借蓝色写青花”,纯古浑厚、明净素雅,内敛含蓄的美,幽幽暗香的美,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工匠来八方,器成天下走。随着中国瓷器在欧洲大陆的广泛传播,“中国”与“瓷器”成为密不可分的双关语。“白如玉、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泛音列宽,气势宏博,出水见贞质,在悬含玉音。”

中国,礼仪之邦、衣冠古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讲述“天虫”蚕与丝绸的故事。《国风•豳风•七月》“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蚕月条桑,取彼斧斨,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丝绸是蚕丝(以桑蚕丝为主,也包括少量的柞蚕丝和木薯蚕丝)织造的纺织品。中国是世界上最早饲养家蚕和缫丝织绸的国家,其丝织技术最少应该出现在5500年之前,有蚕祖黄帝元妃嫘祖(约公元前2550) 昌明丝绸,为天虫化身的美丽传说。据《通鉴纲目外记》载,嫘祖"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供衣服,而天下无皴瘃之患,后世祀为先蚕",黄帝为织丝的机神。四川蜀锦、苏州宋锦、南京云锦是丝织品中的优秀代表。从汉代起,中国的丝绸大批运往国外,成为世界闻名的产品。世界遂有“丝绸之路”,中国遂有“丝国”美誉。蜀桑万亩,吴蚕万机,浙江省湖州市素以丝绸之府著称,其精美绝伦的产品远销世界,享有衣被天下之美誉,咸丰元年(1851),在英国举办首届世界博览会――万国工业博览会,商人徐荣村寄送的12包产于浙江湖州南浔辑里村的荣记湖丝,一举获得维多利亚女王亲自颁发的金银大奖。当时西洋贵族均以穿湖州丝绸为荣,英女王也穿起湖丝长裙,清朝皇帝的龙袍也为湖州丝绸织造。

丝绸的花色品种主要分为绢、绮、锦三大类,根据织物组织、经纬线组合、加工工艺和绸面表现形状,绸品划分15大类即纺、绉、缎、绫、纱、罗、绒、锦、绡、呢、葛、绨、绢、绸、缂等,其中除纱、罗、绒,不论花部、地部组织外,每大类绸面都可具有素(练、漂、染)或花(织、印花)的表现。锦的出现是中国丝绸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之乾坤”,把蚕丝优秀性能与美轮美奂的染织工艺有机结合,酣畅淋漓地彰显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欧洲人把这种质地轻柔、色泽华丽的丝织物看作是神话中天堂里才有的东西。情不自禁地称赞:真像是一个美丽的梦。于是,在那里掀起一股竞相购买丝绸的奢侈之风。

中国古代,琴、棋、书、画,表现文化修养,琴为首。琴有九德,君子之器,象征正德,归于正道。一琴鸣海陆,天下尽和声。

汉武帝,弹奏《良宵引》,曲风细腻委婉,清新恬静。月夜轻风, 中国海船携带大批丝绸、黄金,从雷州半岛起航途经今越南、泰国、马来半岛、缅甸等国,远航到印度的黄支国(今印度康契普拉姆Kancipuram),带回这些国家的特产,从今斯里兰卡经新加坡返航。

粟特商人带来的粟特文字、胡人的音乐、舞蹈对于回鹘、蒙古、满族文字及元明清时期双语词典的编纂产生重要影响。法门寺地宫珍宝中大量伊斯兰及东罗马风格的琉璃器、玻璃器和水晶制品证明,唐代,借助丝绸之路的繁盛,各国商贾、使者、留学生云集长安,最多时达数万人,带来文化、宗教的相互交融,对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曾产生巨大影响。

在敦煌壁画里,有各式琵琶。琵琶的魅力在于文曲,经丝绸之路由波斯传来,与中国弹拨乐器一朝结合,就形成了如今琵琶的左手指法,按弦、推拉、吟揉、抹滑、打、带、颤等,讲究细微的变化和韵味,富含深沉的美学。像中国画的留白,在音符与音符之间留有余韵。不是说这之间没有音乐,断了音乐,而是更注重音乐,留白是白居易《琵琶行》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我国的音乐、舞蹈、绘画等,由于吸收了西方文化的长处而变得美轮美奂…

公元1291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写道:“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这里,货物堆积如山,的确难以想象。如果亚历山大港或其他港有一艘胡椒船到诸基督教国,我敢说到刺桐港的胡椒船就有100艘。”建于南宋绍兴年间,背靠泉州湾,面临台湾海峡的姑嫂塔(万寿塔)记得,南宋时期,泉州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贸易往来,进口商品高达300多种,主要有象牙、珊瑚、玳瑁、龙脑、苏木、白豆蔻、驼毛布、织金软棉、槟榔、水晶、鹦鹉等香料、药物、宝货。出口的货物有云南的叶金、浙江的瓷器、苏杭的色缎、明州的草席、温州的瓷器、镇州的锡镴等共计90多个种类。因为频繁的贸易往来,这里侨居着一二十万阿拉伯人、波斯人、法兰克人、印度人、犹太人等,并存有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主要宗教,包括佛、道、伊斯兰教、印度教、基督教、摩尼教等。东西方文明兼容并蓄、多元文化相互融合的景象,即使在今天,也令人惊叹不已。

《诗》说:“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我有嘉宾,鼓瑟鼓琴”。广州古称番禺,位于南海之滨,是世界海洋交通史上惟一2000多年长盛不衰的世界东方大港 。其中最著名的一条航线,广州起航,越南海、印度洋、波斯湾、东非和欧州,途经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长共14000公里,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国际航线广州通海夷道。唐代大诗人刘禹锡为珠江大舶参天万舶争先壮观景象所感动,曾赋诗曰: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 

从乾隆到宣统的100余年间,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弹奏《凤求凰》,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每年都有四五千匹丝绸从中国南方运往中亚;茶叶、大黄、陶瓷、白银在边境上的流动更加频繁和自由。

一琴鸣海陆,悠悠,伴大漠戈壁上“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悠悠,随大海中“云帆高张,昼夜星驰”,驼铃阵阵、舳舻千里,丝绸、茶叶、瓷器西去,葡萄、石榴、玻璃东来。英国学者彼得·弗兰科潘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一书,赋予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以复数形式:盛赞为皮毛之路、黄金之路、小麦之路香料之路陶瓷之路同时也是信仰之路、重生之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提出,“一带一路”建设,在于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时代潮流,在于秉承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以中国力量和东方智慧探求共赢之道。将当时最耀眼璀璨的文明串联起来,开启了改变世界的文明交流史。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近年来各国之间不断加深的交流与合作成为“一带一路”上最具活力的景象。

“美国媒体在做东西方对比的时候,选择了一个意大利的标志形象大卫像和一个中国的标志形象兵马俑。代表着东西方两种文明的交流。”

意大利前总理马泰奥·伦齐认为,古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文明交流的标志之一,新丝绸之路则在此唤醒人们对过往美好时代的记忆。

6年前,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在重庆诞生,如今中欧班列已开行17条,已达1000列。

20155月,印度总理莫迪与兵马俑“对视”的照片登上了《华尔街日报》的头版头条。40多年来,兵马俑共迎接了217位世界各国领导人。

201741,首趟装有包括服装、面料、小电器、玩具、生活用品等上百种货物品类,西安至布达佩斯中欧班列发车。该班列全程9312公里,运行时间17天左右,比原来通过铁海联运出口货物到达欧洲节省了30多天。

中白工业园毗邻白俄罗斯明斯克国际机场,是中白两国政府间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由国机集团承建。

4117时,随着机车一声长鸣,有41车集装箱的中欧班列驶出西安,满载中国生产的服装、布匹面料、小电器、玩具、生活用品等,开往9312公里外的布达佩斯,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7国。这是2013年以来,西安开通至华沙、汉堡、莫斯科之后的第四条中欧班列线路。

同一天,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这是目前我国唯一被赋予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特殊功能,加强与沿线国家经济合作与人文交流的自贸区。西安,重新开启了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新丝路。

    随着“阿姆斯特丹—西安”“首尔—西安”跨境货运包机航线和新西兰利特尔顿港到“西安港”的陆海联运新航线的开通,以陆港和空港为基础的西安立体化物流网也在形成。

西安国际港务区已被正式纳入国际贸易与运输体系。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西安港”实现货物吞吐量13万标箱,同比增长20.3%,货物合计约262万吨。借助“长安号”,西安爱菊集团也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设大型食用油脂加工园区,即将实现年产16万吨的生产规模。

文明互鉴、艺术相通,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听众寻找共鸣。阿布扎比酋长皇宫礼堂的音乐大厅,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优美旋律响起,吕思清和中国管弦乐团出国演奏《梁祝》,已有四五百场。

如今,西安的外国留学生来自全球90余个国家,人数超过7000人。他们就像是一颗颗文化的种子,在西安生根发芽,一城唱响百城歌。

“支付宝”在印度迄今已有2.2亿用户,成了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印度版支付宝”、“泰国版阿里巴巴”、“菲律宾版微信”、“印尼版滴滴”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当地不少创业公司热衷于做中国时下热门的移动应用本土版。

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一带一路”,中国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20多个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以亚投行、丝路基金为代表的金融合作不断深入,还有不少国家主动将本国发展政策与“一带一路”对接,打造合作新平台。

对接“一带一路”,各国不约而同。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蒙古国“草原之路”、越南“两廊一圈”、柬埔寨“四角”战略、沙特“2030愿景”、欧盟“容克计划”等,张开双臂,满怀期待,在共商共建共享中赢得未来。

“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正以几何级数,澎湃“一带一路”智库的“朋友圈”。

   一带一路就像针灸术,精准走位,连贯东西沟通内外,打通世界经济“任督二脉”。“任脉”跨越陆海,将国家、地区联结成更有机的整体,使各地贸易与投资活动更互补、更活;“督脉”编织出沿线国家深化交往的全新图景,重构全球价值链,开启全球化进程新时代,把更繁荣、更和谐、更美好的世界带给明天。

志合连山海,有朋远方来。五月的北京鲜花盛开,迎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9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130个国家和70多个国际组织的领导人,1500多名来自世界各国各地区的代表齐聚一堂,共襄盛举。

众器之中,琴德最优。我弹“平沙落雁”,沙平风静,云程万里,天际飞鸣。借鸿鸪之远志,抒四海之心胸;你回“醉渔唱晚”,霭霭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沧海虎龙吟;才聆“鹤鸣九皋”,又闻“鸾凤和鸣……, 初弹似鸿雁来宾,极云霄之缥缈,序雁阵以晴空,再弹“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听取琴意八九分,高山流水遇知音。

一带一路”沿线联通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中国已经同5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建立政策及基金合作协议,投入3000亿元人民币作为“一带一路”工程的建设基金。“一带一路”要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和文明之路。“一带一路”将谱写世界各国携手共进的崭新乐章。

琴者,情也”,一带一路,一琴鸣海陆,天下尽和声,悠悠,悠悠,奏响人类命运共同体,唤起世界民族大合唱。

施立学

吉林省民俗学会理事长;吉林省政府文史馆员;吉林省政协委员;中国满学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