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诗魂 千古仰
时间:2018年06月16日

 一缕诗魂,袅袅升腾于2300年前的一缕诗魂,凝结着民族的文化血脉和思想精华,回荡在江河山岳、朗朗晴空,优渥了中华传统节日习俗。被称作端阳节、五月节、龙舟节、浴兰节,定格于中国以及汉字文化圈诸国的端午节,最初为古代百越地区部落图腾的祭祀节,因为三闾大夫那一缕诗魂的感召,赛龙舟、包香粽、拴彩线与采撷山岭、俗风荦荦、堆锦集绣,几乎成了想象丰富、词采瑰丽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专属”。“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唐代文秀的一首《端午》诗,就是对性情高洁,正直爱国的那一缕诗魂的倾情追慕。

 这缕诗魂是“精色内白”的坚贞与忠诚。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诗人借橘树赞美坚贞不移的品格,橘树是天地间最美好的树,不仅有“文章烂兮”的漂亮外形,且有珍贵内涵、坚定操守、公正无私的品格。这缕诗魂亦象征忠君爱国的香草美人,善鸟、香草以配忠贞,灵修、美人以譬于君,诗人爱香草成癖。“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兰芳秋而弥烈,君子佩之,所以像德,篇中香草,取譬甚繁,指各有属。当屈子立志之日,岂为独善一身,只成一己之事而已哉?直欲使香泽遍薰天下,与天下之人共处于芝兰之室也。汉人应劭《风俗通》中记载五月五日,用青、赤、黄、白、黑等五彩丝线合成细索,系于臂上,称为“长命缕”或称“五色缕”“朱索”等,以此驱瘟病、除邪、止恶气。天中采五瑞,即采撷菖蒲、艾蒿、榴花、蒜头、龙船花,以艾为虎,以蒲为剑,悬于门户。

 这缕诗魂是九死未悔的信念与执著。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疾怀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未尽灵均恨,志士千秋泪满裳。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破楚都郢(今湖北江陵),五月五日清晨,露水盈盈中,诗人“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怀石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人们怀念屈子,是“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的龙舟竞渡,是端阳日撒满大江突出“刀”字,代表竞争、角逐以辟邪的角粽。虽有《穆天子传》中“天子乘鸟舟龙浮于太沼”的记载,但白居易宁愿相信《竞渡》源于屈原:“竞渡相传为汨罗,不能遏止意无他。自经放逐来憔悴,能效灵均死几多。”起源于上古的包烹、石烹的粽子,欧阳修认为祭投江的屈原而诞生:“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

 这缕诗魂是上下求索的勇气与精神。

 《离骚》宏伟壮丽,渊博和睿智,神理超拔,调集日月风云,运用神话传说,辞彩绚灿;《九歌》一组,逸响伟辞,卓绝一世,巧妙糅合赋、比、兴,色泽艳丽,情思馥郁,气势奔放:“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我将百折不挠,上天下地去追求和探索。“大节仰忠贞,气吐虹霓,天问九章歌浩荡;修能明治乱,志存社稷,泽遗万世颂离骚。”岁岁年年,中华大地上已成国风国俗的端阳诗节、诗会,就是屈子上下求索精神的拓展与延伸。

 风俗如狂重此时,中华万众仰诗魂。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确定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屈原,辞赋髙超日月,品格易俗移风,精神感天动地。为人类传承东方美丽与智慧,这缕诗魂,激浊扬清、守正创新,必将引领人们走向诗与远方,那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施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