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文化的娱乐形态
时间:2018年07月26日

    如今,深受网络传播影响的社会,正经历着持续不断的文化振荡,传统文化与网络文化,本土文化与全球文化,雅文化与俗文化,呈现出多元并存、杂糅融合的文化景观。就东北地区而言,正以其别具一格的区域文化在全国具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频频受到关注。

作为一种“热”文化的东北文化

加拿大著名的天才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曾经把媒介分为热媒介与冷媒介,所谓热媒介是指那种提供的信息清晰度高,要求的参与程度低,无需发挥想象力的媒介,其实是指媒介对外是开放的、直观的,而不是深藏、封闭和隐晦性的媒介;而冷媒介则是指提供的信息清晰度低,要求的参与程度高,要求接受者发挥想象力,补充完成的信息多的媒介,其实是指媒介是较为封闭、隐晦的。借助这一理论的启发,我们实际上也可以把某种文化划分为热文化与冷文化:冷文化是指那种对外部较为封闭、排斥,相对比较内敛,自我优越感较强,较关注于内部和自身,对外部不够亲和包容的文化,比如上海文化、北京文化;而热文化则是比较开放、亲和,深度性不强,对外比较亲和与包容,积极与外部互动,对外关注较多的文化,如东北文化。

为什么东北文化会形成一种热文化,这要从东北的历史、地理因素说起。从历史因素来说,历史上的东北少数民族政权,面对具有强大优势的中原文化,大多有一种文化自卑意识,从而使东北地区的统治者崇敬汉文化、刻苦学习汉文化,而不是封闭自己并排斥汉文化,使东北地区一直具有一种对外文化开放、学习接纳外来文化的意识和传统。另外,东北地区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地区,除了少部分原始部族之外,大多由流民、移民和谪戍人群组成,这三种人群令汉文化不仅得以传播并深深扎根于东北地区,使东北文化成为了一种以汉文化为主体的文化。

因为东北文化是汉文化、移民文化与地域文化的结合体,其文化对外来文化是不设防无抵抗性的,毫不排斥外来文化,但由于东北地区经济文化水平发展有限,对外来文化的吸收也是有限的,大多只能从浅层次上有限地吸收外来文化。东北地区并没有强烈的宗教意识、祖先认同意识,更没有较强的文化自主、自我保护意识,对外来文化不设防、不抵抗、不排斥,同时也不会深度接受和融合。

东北文化是“汉”的,所以中华大地对它都不觉得陌生,都很容易接纳、解读、消费。它又是“东北”的,所以它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在文化市场上与人参、鹿茸一样成为一种无法代替的东北“土特产”,散发着白山黑水的浓郁的乡土气息而别具魅力。它是汉文化的,它是东北特有的淳厚、质朴、亲切的文化,它是天然娱乐的。东北文化的娱乐性是浑然天成未经刻意雕琢的,它不是为迎合某种市场胃口而创造出来的,所以它是可爱的、亲切的,其他地区的文化消费者对它也是不设防的。

东北文化的娱乐性与草根性

任何一种文化都不可能缺少娱乐的因素,娱乐功能是文化的一个重要功能,无论任何时代,任何国家和地区,其文化都必须满足民众的娱乐需求。东北地区,曾经由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低,娱乐文化发展水平低,难以有高层次、高水平的文化出现;特别是近代社会以来,移民主体多是底层劳苦大众,本身文化层次较低,依靠这种途径传播而来的多是以民俗民风为主要表征的民间性的中原文化。因此,他们来到东北后,艰苦的生活使他们更加需要娱乐以排解生存的压力和苦闷,同时无论是东北本地社会还是移民群体,都不能提供较高层次的娱乐,而这些为生存疲于奔命的草根阶层也没有能力和胃口接受高层次的娱乐。因此,他们更加需要娱乐,但却只能获得民间性的、俗文化层面的娱乐内容。

同时,东北严寒的气候、长期千里冰封的地理环境都减少了东北人户外活动和相互来往的机会,更加依赖娱乐来度过漫长的冬季与黑夜。强烈的娱乐需要与有限的外部娱乐供给,逼迫东北人发展出简单、易行又易得的娱乐形式,比如渗透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幽默、风趣的口头语言,以及对舞台人员和服装要求简单、形式单一的“二人转”等。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简单、易行、易得,多数人都可参与,内容中多是插科打诨、自嘲自虐,比较粗俗、直白,娱乐性极强极突出。在条件简陋、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这些娱乐形态可以快速地随时随地地满足民众的娱乐需要。可以说幽默感和娱乐性是东北的地理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被逼出来的。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东北文化中的娱乐性是极为突出的,也是天然的自发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另外,东北文化具有“草根性”。

“草根”是“群众的、基层的、乡村的”含义,它有两个特征,一是顽强,二是广泛。正如前文所说,以中原汉文化为主体的东北文化主要是一种来自民间和底层的文化,它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自民间和基层形成的文化,它来自草根阶层,为草根服务而存在,有着顽强的生活力,又在草根中广泛存在并广受欢迎。

2001年,来自东北的歌手雪村因一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在网络上走红,《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最逼真地传达出东北文化的核心。一是憨厚、朴实、善良、热心,象征是翠花和酸菜,乡村的、原生态的;二是土,土的掉渣,歌中的东北人极贪杯又话多,还爱吹嘘,格调不高。上酸菜的翠花是乡村的,不是都市的,不是时尚的现代的。酸菜,有特色,但是不新鲜营养价值有限。为什么《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会受到网民认同,引起广泛共鸣?如果把里面的东北人换成北京人、上海人、四川人、广东人、河南人,会得到认同和共鸣吗?所以那首歌确实是东北文化的较为传神的传达,当然这首歌本身也是东北文化的产物。

草根媒体时代东北文化的“红”

在传统的大众传媒“夕阳无限好”的上个世纪末,以赵本山为代表的东北艺人靠小品在电视上走红后,东北文化开始引起全国的关注,以至于有“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之说。随着类似《乡村爱情》系列电视剧的传播,娱乐和幽默成了东北文化的代名词。尽管如此,还仅仅是少数知名的东北人在大众传媒的舞台上传播着东北文化,少数的东北人向全国大批量观众传播着经过精心加工和制作的具有东北文化特色的文化产品,具有典型的大众传播的特征。直到以WEB2.0为代表的草根媒体的兴起,东北文化才真正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获得了广阔的传播平台和空间,一时间竟然在网络平台上遍地开花,蔚然成风,如雨后春笋,又如一夜春风过后烂漫无比的梨花。

自从因特网发展到WEB2.0时代后,普通人都获得了空前的话语权和传播机遇,普通人不再是传播内容单纯的接受者、消费者,而且变成了传播者和生产者。从理论上可以说,人人可传播,人人皆媒体,大众媒介的锋芒逐渐为草根媒体所取代。众所周知,东北地区虽然有赵本山为代表的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但是整体上极为落后,缺少有效的、有足够影响力和组织能力的文化产业,而草根媒体的兴起正好弥补了这一缺陷。东北人有了发挥自己个人能力的平台,无须太多的资金,太多的幕后团队,不需要正规的复杂、昂贵与高技术含量的场地、舞台和设备,东北人都可以在网上成为内容的生产者、创造者。可以说,正是草根媒体让东北文化获得了空前的机遇和舞台。

其中,最适合东北人和东北文化的就是网络直播行业了。有人发现,自网络直播开始兴起后,在这些知名的网络主播中,东北人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东北人为什么会成为直播的中坚力量?归纳起来,原因无非是东北文化中得天独厚的幽默性与娱乐性。

由此,来自东北地区的明星红遍了当前的娱乐界,东北文化几乎成了娱乐的代名词,东北即娱乐,娱乐即东北。

草根媒体时代,人们见证了东北文化的大红大紫,主要是因为草根媒体与东北文化的紧密结合。作为“热”文化的东北文化,其亲和力、开放性、娱乐性在网络平台上显得顺风顺水,与草根媒体相得益彰,爆发出了空前的活力与生机。

东北文化在草根媒体时代的“走红”,无疑为目前经济低迷的东北地区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如果能借此有组织有规模地进行产业创新,将当前全国的娱乐消费市场和东北年轻人创造力相结合,可能会成为东北经济发展的一个增长点。如果由此能在东北地区形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产业,无论是对推动东北文化的进化与发展,还是对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都是一个福音。但同时,如何消除东北文化的负面特性和负面影响也是一个问题。

选自《吉林日报》2018719日 作者:苏克军 董玮佳